佑拓实业网

时装

当前位置: 首页 > 时尚 > 时装 > 服装破产浪潮来袭 下一个是谁?

服装破产浪潮来袭 下一个是谁?

因疫情而破产的服装公司名单仍在变长。

作为本土中高端时尚女装品牌,broadcast:播的母公司日播时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日播时尚”)近日宣布,董事会同意公司以债权人身份向人民法院申请对控股子公司广州腾羿服饰有限公司(下称“广州腾羿”)进行破产清算。

广州腾羿旗下品牌为日播时尚2007年创立的时装潮牌CRZ。对于该公司破产清算的原因,日播时尚方面解释为,近年来受服装行业景气度不佳以及品牌定位调整等影响,广州腾羿经营面临较大困难,出现持续亏损,新冠疫情更是造成其线下门店业绩大幅下降,现金流紧张、亏损逐步扩大,已严重资不抵债,无法继续经营。

实际上,这仅是疫情下全球服装行业的一个缩影。

根据公开资料,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全球已有数十家服装企业宣告破产,有着200多年历史,曾为40位美国总统制作服饰的BrooksBrothers亦在名单之列。雪上加霜的是,有观点认为,全球范围内该行业下半年破产潮或将进一步加速。

最后一根稻草

资料显示,于2017年5月正式在上交所挂牌上市的日播时尚,主营精品服装的创意设计、工艺技术研发及生产销售,旗下有broadcast:播、broadcute、CRZ、目澈MUCHELL和SIRLOIN五大主品牌。其中,作为年轻潮牌,CRZ主要定位于年轻个性群体,属于少淑装,主要产品定价在339至999元之间,线下以一、二线城市,经济发达地区主要销售区域。

根据日播时尚在公告中的表述,自2019年以来,公司及时应对市场经济形势下行的变化,由积极扩张转为稳练内功,进行优化门店,调整组织架构,实现降本增效。然而,广州腾羿旗下CRZ品牌经调整,仍未达到公司预期,加上受新冠疫情冲击,致使2019年、2020年上半年CRZ品牌收入分别下滑24.11%、63.53%,亏损逐步扩大。

若将时间线拉长一些,作为日播时尚第二大营收来源,CRZ的颓势早已显露。《国际金融报》记者查阅日播时尚的财报发现,2017年至2019年,CRZ品牌的营收分别为1.68亿元、1.51亿元、1.15亿元,占日播时尚的比重为收入占比为15.65%、13.34%、10.27%。

为之对应的,广州腾羿的营业收入亦从2017年的1.7亿元递减至2019年的1.2亿元,净亏损亦由2017年的1149.79万元扩大至2019年的3136.67万元,此外,其净资产在2018年及2019年亦均为负值。日播时尚公告称,截至2020年6月底,其对广州腾羿长期股权投资初始余额为385万元,经营性借款余额为8721.35万元,鉴于广州腾羿已经持续亏损,严重资不抵债,公司对相关投资与债权按照规定进行了会计处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日播旗下品牌CRZ的破产清算也是无可奈何之举。”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定位于女性潮牌的CRZ,创办13年以来,门店一度达200家,但业绩表现一直不如意,这不仅因为产品定位小众化,亦与日播时尚多品牌管理过于粗犷有关,这主要表现于CRZ品牌将近13年的发展在日播体系业务收入占比从来没有超过20%,且日播的总部在上海,而腾羿却在广州。此外,通过CRZ平均不到60万的门店年收入可见,该品牌店铺运营管理以及组织效能极低。

记者注意到,早在2018年,因品牌定位调整,仍处在调整期的CRZ就出现较大亏损,这也成为当年日播时尚净利润同比下降54.13%的主因之一。同样拖累业绩的情形亦发生在2019年。这一年,日播时尚整体营业收入下降1.57%,其中,broadcast:播品牌主营收入增长0.81%,而CRZ品牌主营收入却下滑24.11%。

很显然,疫情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4月底,日播时尚披露的2020年第一季度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62亿元,同比减少44.32%;净利润锐减452.82%至-1645.95万元,较上年同期由盈转亏。

程伟雄认为,在疫情冲击下,日播时尚剥离盈利欠佳已久的CRZ,聚焦日播主品牌的方向是必要之举。7月21日,《国际金融报》记者就广州腾羿申请破产清算,若CRZ品牌被剥离,公司下一步的相关规划等问题向日播时尚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未得到进一步回应。

行业加速洗牌

截至当前,诸如广州腾羿,全球范围内被疫情压垮宣告破产的服装纺织企业不在少数。

7月上旬,创立于1818年,被誉为美国总统御用西装品牌的BrooksBrothers向美国特拉华州法院申请破产。据了解,因为消费者越来越倾向于选择休闲服装而不是正装,该品牌此前就已陷入困境,而疫情大暴发造成零售业的不稳定更是对其造成致命一击。中国保护知识产权网在7月21日发布的一篇报道显示,根据法院的文件,BrooksBrothers称其资产和负债高达5亿至10亿美元。目前,该服装品牌正在考虑相关知识产权问题以及是否将其拍卖出去。

无独有偶,国际在线在5月中旬援引日本共和社消息称,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扩大,百货店服饰品销售急剧下降,导致资金链断裂,当月15日,日本服装巨头瑞纳株式会社放弃经营重组,根据相关法律启动了破产保护的程序。数据显示,目前该公司负债总额达138.79亿日元(约合人民币9.2亿元)。

CIC灼识咨询执行董事朱悦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疫情在2020年前四个月对国内零售业造成较大打击,从4月份开始随着全球疫情的蔓延严重影响全球零售业,美洲和欧洲市场的形势尤其严峻。疫情期间,服装行业主要面临供大于求、积压库存难消化、现金流短缺、固定成本高等诸多问题。

另据行业资深人士说法,正是日益严峻的形势加速了原本经营不善、现金流不健康以及应变能力不够迅速的公司被淘汰及清理。

上述说法有迹可循。

5月初,总部位于纽约,曾受美国前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青睐的美国知名服装品牌J.Crew申请破产保护,成为美国疫情暴发以来首家申请破产保护的全国性零售商。据了解,该公司原本已背负着沉重的债务且遭遇销量下滑,新冠疫情使企业面临的困境进一步恶化。

6月下旬,创立于1985年的法国男装品牌Celio亦宣布启动破产保护程序,疫情期间导致营业额损失将近1亿欧元。

7月上旬,日本零售巨头无印良品(Muji)母公司良品计划宣布,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其美国子公司已申请破产,负债6400万美元(约合67亿日元)。据彭博社报道,在过去3个财年中,无印良品一直处于亏损中,而这家子公司成为今年因新冠疫情而在美国申请破产的110家公司之一……

“疫情对于全球经济、失业率等问题将造成较为长期的影响,且此类问题的解决将滞后于疫情的缓解,因此全球服装市场还需一定时间才能得以恢复。”在朱悦看来,市场玩家的清理势必将加速行业的洗牌和行业分化,疫情也将催化行业衍生出更多样化的产品、服务和营销模式,形成新的行业生态。

【专家视角】

市场持续低迷或成新常态

——专访安迈企业顾问有限公司中国区高级董事高欢

诚然,在经历了前一年的萎靡后,2020年,服装行业更是雪上加霜,甚至承受“生死”考验。

相关信息: